13分钟读莫言的《檀香刑》:用一根檀木,穿入人体,真是太残忍了

分类:比分直播nba浏览量:9发布于:5天前

说起酷刑,很多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凌迟,它又名千刀万剐,是生生在受刑者身上片片切肉的一种刑罚,

这不可谓不残忍,但是比之凌迟丝毫不减严酷程度的另一种刑罚,却极少有人听闻

此刑名为檀香刑,以檀香木为刑具,一边施刑一边续命,诗意的名字背后是对生命更为暴虐的施压。

大家好,今天给您带来莫言的小说《檀香刑》



1900年(大清国),山东省的高密县东北乡,有一个极其擅长唱猫儿戏腔的老汉

此人名叫孙丙,曾立誓此生志 就是要将猫腔发扬光大,因此在当地红极一时。

猫腔又名茂腔,相传由雍正年间的一名怪才常茂所创

他无依无靠,独来独往,与一只黑猫为伴,以 为人哭丧为生,黑猫死后,常茂与其合二为一,在悲嚎时声音中就掺杂了悲凉的猫叫,

后来,这种婉转而多变的曲调,就成了茂腔的固定程式被保留至今了,猫儿戏也渐渐成了在民间极为流行的戏曲艺术,

所以,有才华又懂生意经的孙丙从事此业,也算吃喝不愁

孙丙早年丧妻,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孙眉娘

因没有亲娘教导,媚娘虽生的妖艳俏丽,却可惜自小跟着父亲在戏班子里摸爬滚打,而养了一双大脚,

因为这双大脚,孙眉娘受尽嘲讽,风情被大打折扣,不得已只得嫁了一个半傻子丈夫赵小甲,然后靠着卖狗肉与黄酒为生,

但即便这样,热爱生活的孙眉娘也没有抱怨,对依赖自己的赵小甲像母亲对待孩子一般精心照顾,依旧将小日子打理得红红火火,

直至风度翩翩的新任知县钱丁出现后,孙眉娘才不受控制的动心了,

为了让钱丁注意到自己,媚娘拜过神婆,也去抓过蛇,但是却碍于世俗礼仪的压力,将相思始终藏在心底,

后来,父亲孙丙得罪了知县钱丁而失去生计,孙眉娘才和钱丁有了正式的交集

那是一次酒宴,醉醺醺的“美髯公”孙丙因嘲讽知县钱丁的胡须,而招致了对方的埋怨

于是,不服气的钱丁便邀孙丙来一场比试:

将胡须直直插入水中不漂浮,否则就要薅掉孙丙的胡须。

明显不是一场公平的对决,但自负的孙丙同意了,

比赛时,狡猾的知县钱丁事先在胡子上抹了胶水作弊,致使诚实的孙丙因为漂浮在水面上的一两根胡须,战败了,

按照约定,钱丁能够薅尽孙丙的胡须,可对于一个唱戏的而言,胡须的重要性非凡

看着可怜的孙丙,知县钱丁为了博一个爱民如子的美名,最后没有为难他,但是,当天夜里,钱丁的夫人却让人假扮丈夫薅掉了孙丙的胡子

当然,钱夫人这样做本意是为了在钱丁和孙眉娘之间制造矛盾

但是出乎人意料的是,孙眉娘却以 为父亲求公道为由,正式踏进了县衙,和钱丁走到了一起



其实,钱丁和孙眉娘自第一次见面,就已经互生爱慕了,

可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县太爷,一个是普普通通的良家妇,差距实在太大了,所以钱丁和孙眉娘都默契的没有再联系,

可现在,是天意成全了这一对男女,

知县夫人本也是名门之后,是大名鼎鼎的一代权臣曾国藩的后裔自幼裹了一双玲珑的小脚,胸中也装着一定的谋略,

但是知县大人却在夫人那张丑陋的脸上提不起任何的兴致,而今,风流美艳的孙眉娘正好完全满足了钱丁的所有欲望

有了知县做主,没了糊口买卖的孙丙得了一大笔赏钱,

解散了戏班子,盖起了新房子,娶了个娇妻小桃红,甚至还开了一家卖狗肉的小酒馆,日子还过得去,

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在大清国的不断退让之下,西方列强依靠坚船利炮,纷纷在华开拓势力,这场战火很快就烧到了山东。

这不,德国强租胶州湾,逼迫清政府答应他们修建一条从济南通往青岛的胶济铁路

可是修建铁路却涉及到了沿线百姓的迁坟移墓问题,这被当地人视为不祥,破坏了家里的风水,

再加之上面赔偿的金额实在太少,因此老百姓们都很不满意,正在这时,德国工程师的无耻行为更是火上浇油:

三个德国技师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于闹市调戏良家民妇小桃红,

得知消息的孙丙拎起棍子赶到现场,在盛怒一下打死了其中的一个德国人,

没多久,自认为得到冒犯的德国人便公然上门要抓捕孙丙了,

小桃红深知丈夫被抓后将难逃一死,于是以装疯卖傻来掩护孙丙逃跑,孙丙最终也不负所望,成功逃脱了德国人的追捕,

但是小桃红和一双儿女,以及相邻的27个老百姓,却都不幸地丧生在了德国人的刀之下了,



知县钱丁对自己管辖内的孙丙和民众所遭遇的无妄之灾报以深切的同情,但上级知府却说

“死几个顽劣刁民,算不了什么大事。如果德人能就此消气,不再寻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受百姓爱戴的钱丁因为此话得了大病,可见识过了德军洋大炮的威力后,便又立刻改变了立场

于是,当孙丙为了报仇,开始召集心有埋怨的乡民组建民间团体,誓与德国人对抗的时候,

知县钱丁正式接到了上方的命令:抓住孙丙,处以檀香刑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先了解一下何为檀香刑

首先,将上好的檀木削成“剑”的形状,将其在香油中浸煮一天一夜,直至檀木沉而不重,香而不嗜血,刑具才算制成, 接下来施刑人会将檀木从受刑人的股间插入至喉管突出, 此时,受刑者虽内脏俱裂,但加以人参汤吊命,依旧可残留苟活数日,而致使受刑人沦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境。

由此可见,檀香刑是一种对施刑人和受刑人 都要求极高的一种刑罚

  • 施刑人需得痴迷刑技且有很深的造诣,
  • 而受刑者则必定有未报的血海深仇和一腔不散的怨气,

值得一提的是孙眉娘的父亲孙丙的施刑人名叫赵甲。

赵甲,何许人也,正是半傻子赵小甲的亲生父亲,孙眉娘的正经公爹

但他也曾是个可怜人,小时候家里人因霍乱全部丧命,不久后,当狱卒的舅舅也因犯了事儿要被处于斩刑,

幸好舅舅的行刑官与他是拜把子的好兄弟,无依无靠的赵甲才得以被行刑官收留,不仅保住了一条命,还拜了师傅学了一身施刑的本领,

现在,赵甲已经是刑狱司的一代刽子手了,手下亡魂不下千人,阴险而忠于职守,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

我砍下的人头,比高密县一年产出的西瓜还要多,



另外,赵甲对自己的职业有着盲目的自豪感,认为

“涂了鸡血的刽子手,已经不是人,而是神圣庄严的国法的象征”,

从统治阶层的角度来看,赵甲的确是一个完美的刽子手,他杀人从来不管对错,也不问缘由,他只执行命令

赵甲的眼中,没有风起云涌的时代趋势,也看不到深受疾苦的老百姓,家长里短更不是他要考虑的事儿,

甚至儿媳妇孙眉娘出轨县太爷,他也不在乎,赵甲的一生自始至终关心的,

只有:如何把行刑做到完美无缺,如何完成上级的杀人命令,

所以,接到檀香刑的任务后,赵甲是兴奋的并立志要完成,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家公

知县钱丁虽然因为情人孙眉娘的关系,对逃犯孙丙存有包庇之心,但却碍于德国人和山东巡抚袁世凯的威压,不得不火速缉拿孙丙

孙丙被捉住后立刻就被投入了死囚牢,但为了在中国老百姓心中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德国胶澳总督克洛德又提了一个最苛刻的要求:

死刑是必须的,但是还要保证行刑之后,犯人孙丙要活着看到五天之后的铁路开通大典

行刑之前,孙眉娘上下奔走呼救,但都无济于事

当年被解散的猫腔戏班也出于道义,想要在监狱中来个“狸猫换太子”,找了一个和孙丙长得极为相像的戏子,来代替有骨气与德国人抗衡的孙丙受刑

但是,计划进行至最后一步的时候,孙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让所有人的努力皆付诸东流

最后,孙丙如期受了檀香刑,那惨烈的景象看得令人动容,

于是,不止是孙丙的戏班子,全高密县所有唱猫腔的戏子,便都受孙丙灵魂的感召,齐聚刑场同唱猫腔了,

那幽怨的曲调,使闻者声泪俱下,民众悲愤的情感也在这曲折哀伤的吟唱中达到高潮,

一场暴乱之后,羞愤的德国人下令杀死了所有的戏子,已受刑两日有余的孙丙也处在濒死的边缘,

他的部分皮肉已经腐烂生蛆,但为了保证孙丙能撑过通车大典,官方又不得不给他请医治疗,



看着活受罪的中国老百姓孙丙,和嚣张跋扈的德国总督,知县钱丁突然对自己的大清绝望了,

他提起刀想要刺死孙丙,要提前结束这场闹剧,但痴傻的赵小甲却挡在了孙丙的身前,生生受了这一刀

刽子手赵小甲见唯一的儿子死在眼前,立刻就要扑向钱丁为赵小甲报仇,就在这时,孙眉娘绕到背后杀死了几近疯狂的公爹

与此同时,钱丁顺利刺死了生不如死的孙丙,当刀插进孙丙胸膛的刹那,他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句

“戏演完了”

檀香刑以唱猫儿戏的孙丙开启,最后又以猫腔戏团全体成员的惨遭镇压而结束,

讲述了一个生不逢时但人戏合一的班主孙丙,也讽刺那个身不由己而人生如戏的社会,

这一套惨烈又灭绝人性的刑罚,是一个时代的屈辱,也应该是一辈人的反思和警醒:

国将不国,我们何以为家!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188体育比分直播提供足球即时比分比分直播,比分直播nba,188比分直播,比分直播,直播吧,即时比分,快速比分直播和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