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盛云来最后一夜,两眼流泪问有没有来生,民警:心结没解开

分类:篮球比分直播浏览量:3发布于:5天前

天择杂谈由天择创办,欢迎关注。

张立威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基层军官,由于年龄的缘故,他1998年从部队转业进了浙江杭州看守所,担任管教民警。


张立威接到的第一个重大任务,就是陪一个死刑犯最后一夜,记录下这个死刑犯的心路历程,分析这个死刑犯是如何走上不归路的,以便警示后人。

这个死刑犯的名字叫盛云来,40岁,长得文文静静,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镶边的眼镜,但是他不苟言笑,总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

看似文静的一个人,他犯下的罪行却令人震惊——连环杀人。

他的案件非常简单,老婆是他的初中同学,两个人是自由恋爱,结婚后老婆出轨了,因为老婆嫌他赚不到钱,但是他不敢捅破这件事,因为捅破这件事,他知道老婆必然会和他离婚。

他一方面爱他老婆,但是另一方面又怕他老婆。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他把怒气撒到了那些失足女身上,他每次和失足女谈好价格后带出来,先奸后杀,尸体扔进一个偏僻的废弃的井里。

他一连杀了3个失足女,他从最后一个失足女身上得到了3000多元,这些钱放在一个非常精致的钱包里,他见钱包漂亮,就把钱包留了下来。

那天晚上他去澡堂洗澡,洗完后发现钱包被偷了,那个小偷很快就被公安机关抓获了,他把这次作案的事供了出来,一个男人怎么会用女人的钱包,警察很快就把盛云来抓获。

盛云来很快就将自己所犯的事情全部招供了,很快法院就判处他死刑,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后,最高院的死刑复核下来了。

在死刑复核下来前,他虽然戴着戒具,但并没有单独关押,而是和众多犯人一样,吃大锅饭,睡大通铺。

对于这样一个死刑犯,看守所也没有放弃他,作为管教民警的张立威,经常找他谈话,问他为何上了这条不归路,每当说到此处,他总是说自己是冲动杀人,自己也非常后悔。

盛云来刚开始被关押时,心态不好,但是一段时间过去了,他慢慢地适应了看守所的生活,经常和同监室的人说话聊天。

因为是死刑犯,他说话别人都听着,也没有人和他抬杠,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觉得得到了大家的尊敬,作为经常受到别人白眼的人来说,他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死刑复核下来后,按照看守所规定,张立威将他单独关押起来,这个突然的举动,使盛云来知道,自己的死刑复核下来,明天肯定就要上路了。

按照看守所的惯例,为了防止犯人自杀,张立威派了几个表现好的犯人与他一起度过这人生的最后一晚。

中国监狱实行人性化管理,对于即将执行死刑犯的人而言,只要要求不过分,看守所都会想方设法去满足。

在看守所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被执行死刑,只能是国家执行,个人没有去死的权利,如果一个死刑犯自杀的话,是看守所工作的重大失误,是要被追责的。

所以对于张立威来说,他的压力非常大,不能出丝毫差错,他带着几个管教民警负责盛云来的最后一晚。

在这个看守所里,犯人们把处决犯人叫作走大号,而明天要走的大号就是盛云来。

在一审死刑之后,盛云来并不慌张,他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是冲动杀人,复核时说不定有重罪轻判的可能,其实是他不懂法。

在最高院的死刑复核下来之前,虽然盛云来一个劲儿地装作满不在乎,甚至还经常叫嚣着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当死神真的来敲门的时候,他竟腿软得站立不起来了。

当盛云来被移到另一个牢房后,盛云来显得很慌张,他问张立威为什么要给他移到另一个牢房,张立威告诉他的死刑复核下来了。


盛云来听后,他的目光呆滞了几秒钟,之后整个人便开始焦躁起来,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大吼几声。

张立威问盛云来有什么要求,盛云来说我要抽烟。

张立威让其他管教民警送来两盒利群烟,这在看守所里已是比较好的香烟了。陪着的一个犯人给他递烟点烟。

盛云来狠狠吸了几口后,由于吸得太猛,把他呛得直咳嗽,咳嗽过后,他便坐在床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看守所接到死刑复核通知书后,就第一时间通知了盛云来的家里人。

两包利群烟很快就抽完了,房间里满是烟味,呛得人喘不过气来,但是盛云来还要抽,张立威告诉他,等烟味稍微散去再抽。

为了分散盛云来的注意力,一个犯人提议斗地主。盛云来以前是斗地主的高手,可是今晚他的手气特别差,每次抓的牌都很烂。

张立威示意几个陪同的犯人将炸弹拆掉打,将对子拆开出,尽管这样,盛云来还是赢不了,张立威知道他的心乱了,就如一个人没有魂魄一样,又怎么能够发挥牌技呢。

玩了不到半个小时,盛云来猛然站了起来,他身上的戒具碰得叮当响,他将手上的牌一扔说道:“不打了不打了,没意思。”

管教民警们都知道他是没有心思玩,因为对于他来说每一秒都是弥足珍贵的。

张立威一看,盛云来想任性就让他任性吧,毕竟他很快就没有任性的机会了。今晚只要他的要求不过分,都尽量满足他。

张立威对盛云来说:“你的时间不多了,抓紧把你想说的记下来吧,我帮你写。”

盛云来坐下来沉思了一会,便开始把对母亲和孩子想说的话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当然无非是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孩子,父母保重身体,孩子好好读书做人之类的。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张立威问道:“你难道不想对你的老婆说什么吗?”

盛云来摇了摇头,突然发狠道:“这个女人,我死了也不会放过她。”

张立威问道:“你们是初中同学,还是自由恋爱的,在婚后应该是恩爱的,既然是这样,为何她又出轨了呢?’

盛云来说他爱赌博,家里的钱被他输掉了不少,老婆虽然劝过他,但是他戒不了,他说自己虽然有错,但是老婆的过错更大。


应该这个逻辑有问题,但是盛云来就是在这个逻辑里出不来。

盛云来忽然放声大哭起来,两眼流泪问张立威有没有来生?

关于这个问题,是死刑犯经常问的问题,对于这种情况,管教民警基本都会回答:有没有来生不知道,如果有来生,你会怎么样?

张立威就是这样问的,盛云来猛然疯疯癫癫起来:“如果有来生,我一见她就掐死她。”

听完盛云来的回答,张立威知道,他心里的这个结,到死也是解不开了。

遗嘱就这样写完了,盛云来显得有些疲倦,他也不管其他人,就径自把被子打开要睡觉。因为他手上戴着铐子,所以行动不便,马上就有一个犯人替他铺开被褥,帮助他睡下。

盛云来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根本睡不着,他在不断地翻身,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他猛然间坐了起来对张立威说道:

“张管教,我想喝酒。”

虽然对于死刑犯,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看守所都会答应,但是酒这类东西是严禁犯人喝的,但是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张立威不想连这个要求也不满足。

张立威对他说:“喝酒可以,但是最多只能是一罐啤酒。”

当时刚过完春节,看守所会餐时还剩下一点啤酒放在值班室里,张立威亲自跑到值班室去拿了一罐啤酒。

张立威把啤酒拉开后递给了盛云来,对于拉开啤酒那个小东西是不能给犯人的,防止他吞下去。

盛云来一仰脖就灌了下去,他已在这里关押两年多了,这是两年来他第一次喝酒,所以猛喝一下还接受不了,呛得一个劲儿的咳嗽。

盛云来的酒量不大,一罐啤酒喝了一半就有点发蒙,他眼睛有点迷离地说道:“张管教,你说如果有来生,我是遇到小梦好,还是不要遇到她好?”

小梦是他的老婆,张立威知道小梦就是他的心结,张立威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是如何走上赌博这条道路的?”

盛云来忽然放声大哭:

“因为我穷怕了,我迫切地想改变自己目前的现状!我不想因为穷而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更不想因为穷而让自己的家人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我听人说赌博可以快速致富,我刚开始赢了好几万,后来手气就不好,一直输......”

张立威心道,到这时候,他还认为输钱仅仅是因为手气不好。

盛云来又猛然间将剩下的半罐啤酒喝完说道:“再来一罐吧。”

张立威说道:“盛云来,今天让你喝酒已经是破例了,希望你不要再为难我们了。”


看守所的规定,盛云来是知道的,他便不再坚持了。

又过了一会儿,盛云来说道:“张管教,我想洗澡。”

几乎所有的死刑犯在临死之前都会提这样的要求,他们都想干干净净地上路,都不想今天的罪恶带去来生,他的要求并不过分。

张立威让其他犯人弄来一大盆冷水,兑上了三壶开水,为了方便他脱衣服,张立威决定将他的铐子和脚镣打开。张立威说道:

“盛云来,我把你的铐子和脚镣打开,你千万不要有别的想法,即便走,也要走得安心。”

盛云来一怔,有点生气地说道:“张管教,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这么长时间照顾我,我怎么会给你为难呢!”

张立威从他的表情判断,盛云来说的是真心话。

盛云来非常配合,他自己脱下衣服坐在大盆里,那三个犯人便帮助他搓澡。天很冷,可是盛云来就像根本没有了知觉一样。

盛云来洗着洗着,忽然指着自己的大腿根说,你们看到这块疤了吗,这是小梦给抓的,张立威看那道伤痕,确实比较深,可见小梦下手也比较狠的。

洗完澡之后,再戴上铐子脚镣,张立威的心才放到肚子里。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位管教民警过来了,他手里拿了几包烟,有苏烟,有黄鹤楼,还有半包中华。在看守所里,这些都属于高档烟。管教民警把烟放到盛云来面前说:

“这些烟是012号监舍的犯人们托我给你送来的。”

012号监舍,盛云来曾在那里呆了一年,他虽然是死刑犯,不过其他犯人对他都很热情,他和其他犯人的关系相处都比较好,现在得知他就要走了,大家就把号子里最好的烟都拿了过来。

盛云来看了一下,把苏烟放在一边。他对苏烟有天然的反感,因为苏和输有点谐音,在赌博场上是没有人抽苏烟的,而作为人生输家的他,对苏烟有反感。

盛云来走到窗户边,颤巍巍地冲着楼道喊,012的兄弟们,盛云来在这里谢谢大家了,下辈子,咱们还是兄弟!

012那边马上传来了回应,有人让他唱一首歌,有的说唱“兄弟”,有的说唱“铁窗泪”。盛云来沉思了一会说,我给大家唱首周华健的《朋友》吧。

在他看来,如果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开导他、帮助他,他肯定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他的想法有一定的道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个道理。

当盛云来五音不全但是无比深情地唱完那首《朋友》的时候,他已经泣不成声。监舍里的其他犯人也都沉默不语。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慢慢地流淌,对于盛云来这份沉默,张立威倒觉得轻松许多。


盛云来已经慢慢接受了即将死刑的现实,他将中华烟拿出来,连续抽了好几根,停了一会他说道:

“张管教,刚才我忘了,我死之后,家里的房子留给我大姐,等我儿子长大了,给他做婚房。如果我老婆要,千万不能给她,这个坏女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张立威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对他老婆的心结,恐怕下辈子也解不开。

楼上传来武警拉栓换岗的声音,张立威知道已经凌晨四点了,盛云来忽然问道:“你们说人死后会去哪?真有天堂和地狱吗?人会不会转世?”

几个犯人说,天堂肯定是有钱人才能进的,人也会转世,人死了转人,猪死了转猪,人转猪的只有天蓬元帅猪八戒一个。

听了这句话之后,盛云来就盘腿坐在炕上,微闭着眼,一直到天明,再没有说一句话。

早上6点多钟,天已放亮,盛云来的家人为他早早送来了衣服。有件淡灰色的毛衣,有一套蓝色的西装,西装口袋里掉出一张奖状。是他上初中的儿子的。

盛云来轻轻地摩挲着奖状,禁不住双手掩面,抽泣起来。

七点多钟,伙房的师傅为盛云来做了一顿丰盛的饭,一根油条、一个咸鸭蛋,一碗豆浆,一碟咸菜,一只烧鸡,还有当地特产的一小盘咸肉。当然这顿饭是看守所征询盛云来意见做的。

在咸菜的边上放着一块鸡蛋大小的生肉,那是断头饭的标志,这是盛云来特地交代的,人要死的时候特别迷信。

按照迷信的说法,人到了阴间,过奈何桥的时候,会有一只恶狗拦路,只要把这块生肉扔给它,就能趁机跑过去投胎转世。为此,盛云来要求看守所将生肉做大一点,好把恶狗喂饱,免得不够吃耽误自己转世。

这顿饭他几乎没怎么吃,接着他便与家人见了面,接见室是一间独立的屋子,中间有一道玻璃墙,他的母亲和姐妹在玻璃的那一边,通话是用电话完成的。

他的家人一个劲儿地哭,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盛云来一再嘱咐自己的姐妹,让她们替自己尽孝,说到自己的儿子,他又泣不成声。

上午九点半,几个武警和法警以及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冲盛云来点点头。盛云来颤抖着站了起来。

两个武警战士把盛云来的手铐脚镣解下来,换成绳索将他五花大绑,最后又用两条绳索将他的裤腿扎了起来。

因为好多犯人在行刑的时候,会大小便失禁,屎尿会顺着裤腿流下来,为了保留他们最后的尊严,所以要用绳索扎起来。

伴随着一声响,盛云来结束了他可悲可叹的一生。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在当今盛世,只要不懒,正常人想发财难,能吃饱饭都不成问题,在如今的盛世下,又何必要去想那些歪门邪道呢?


赌博、酗酒等等都是走向犯罪深渊的开始,任何人都不要想一夜暴富,你能获得的财富一定是你知识和能力的积累,没有相当的积累,又怎么可能有所成就呢。

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了坏事,必有报应的一天,还是那句话:千万别犯罪!

天择是作者的笔名,对历史和哲学颇有研究,欢迎关注。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188体育比分直播提供足球即时比分比分直播,比分直播nba,188比分直播,比分直播,直播吧,即时比分,快速比分直播和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