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无能靠手泄欲,儿子没忍住上位,当事女生:他们都是我的需要

分类:比分直播nba浏览量:18发布于:2周前

文/秋心

图/来源网络,与情节无关,侵删

01

“你要的编制没有问题,应该会很快下来。”50岁的编办副主任刘金成慢慢抽出手指,还放在鼻孔前闻了闻,看了一眼仍在扭动的王欣说,然后手也不擦,抓起床头正在响铃的手机接听。

“今晚就住在这儿吧,你自己弄点吃的,我要出去一会儿,等我回来。”

26岁的王欣拉起浴巾盖住白花花的身子,有气无力坐起来点点头。刚才刘金成一阵葵花神功,招招直捣黄龙,令她还在热血沸腾,身体的渴求已经超越了心里想要的答案。

她已大学毕业4年,在应聘单位也已工作4年,可编制就是迟迟下不来,无奈之余她想到了调任编办的刘金成。

刘金成是她学生的家长。当时王欣读大二,为减轻家里负担,开始利用周末出来补课挣点生活费。试教后,儿子喜欢,刘金成满意,王欣便一直为其儿子刘涛补课,直到她大学毕业,当然也把刘涛送进了这座城市的重点大学。他们有着很深的感情基础,但那个时候,并不是这层关系。

一个月前,被编制问题折磨得进退两难的王欣试着联系上了刘金成,说出了自己的难处和想法。刘金成满口答应,让她来家里面谈。

那天王欣还刻意打扮一番,穿一条红色长裙,尽显知性、优雅和脱俗。她来到再熟悉不过的江边那栋别墅时,刘金成已在门口等她。

“你变化好大!”刘金成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态,眼睛睁得大大的,喉结蠕动着,死死盯着站在面前的王欣。


她看着刘金成的表情,白皙漂亮的脸蛋一下子泛红到耳根,但没有扭捏,而是大胆地看着他的眼睛,微笑着低声说:“都毕业四年了,能没变化吗!”

王欣告诉刘金成,上司一直答应尽快落实编制,可一直没有等到结果。自己也想另选出路,可又不甘心,毕竟等了4年。

“当时你就不知道奉献一下?”刘金成问的很直接,王欣脸蛋更红,双手揉搓着,低着头回答做过了。

刘金成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一改儿子补课时的彬彬有礼,直接走到王欣面前抓起双手,把她拉了起来。

王欣没有拒绝,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刘金成也不说话,直接拉着去了澡间。

刘金成很有耐心,慢慢褪去她的长裙,一遍遍帮着冲洗,仿佛总担心洗不干净似的。

他不但有洁癖,而且对女人索要的方式跟一般男人用下半身解决不同,只会用手。五年前,面对一个求他办事的女主,因服壮阳药过量,再也无法勃起。更为奇葩的是,他照着自己的大小用木头雕刻一个,当作自己的宝贝。老婆也是受不了这个,才离的婚。

王欣开始显得有些麻木,可被他冲来洗去,不由自主配合。她忍不住伸手去够,却被刘金成一把推开,并警告她,不要碰,不然编制的事儿想都别想。她再也没敢,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敢。

她被刘金成用手捯饬得像掏空了一样。老刘见她要瘫坐在地上,嘴上吭叽得更厉害了,不停地喊着,让你见识下真正的宝贝,举着他做的那个东西,活脱脱像个太监。


那一次,王欣感受到了什么是生硬,也体验到了别样的热烈,只不过,她所渴望和最需要的,一直也没能进来。当然,也等到了自己最想要的承诺。

这次也一样,在她最需要时,刘金成又有事出去了,她只好带着心头那团还未熄灭的火焰,去了洗澡间。

02

刘金成的儿子刘涛,今年20岁,在本市读大学。读初三时父母离婚,他一直跟父亲生活。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也一直没再找。他还分别问过,都一口同声说性格不合,可并没发现他们有过吵架。可真正的原因,谁又能说出口。

不过,自从他读高一王欣为他补课后,也就慢慢不再关心这个事情,倒是对王欣充满了好感和依赖。

父亲应酬多,王欣不但为他补课,还会照顾他的饮食。刘金成见王欣很会来事,补课费从2000涨到了3000,王欣自然会有更好的表现。可自考上大学后,他们再没见过。

“怎么这么粗心,水也不关就出门!”

这天傍晚,刘涛刚踢完球回家,听到楼上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便穿着短裤上楼了,嘴里还嘟囔着。

刘涛推开卫生间的门后,他看到的不是水龙头没关,而是有个人在浴房里正在冲澡。一副曼妙的身材,透过朦胧的玻璃展现在面前,分明是个女的!他又立即退了出去。

正在冲洗的王欣听到了动静,忍不住推开浴门。她更急于知道刘金成走时说那句话的详细情况。

当她看到刘涛正站在门口,一下子怔在那里。


刘涛突然看到浴门推开,下意识看了一眼,这场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紧张得张大了嘴巴,不由自主盯着眼前的出水芙蓉。一个20岁的大小伙子,哪受得了这种场面。

他对这个人太熟悉了!已经几年不见,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家里?

刘涛脑海中虽有一连串的问号,可面对伸手可触的一览无余,那成熟的山峰,迷人的曲线,他全身血液不受控制地聚集在一起,动弹不得。

王欣看到了刘涛腹下的帐篷。

刘涛逃也似的跑进了楼下的卫生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王欣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迫不及待裹上浴巾下楼,站在门口说:“我突然想你了,来了才知道你住校,正好你爸有事要出去,我就想冲个凉再回去,天太热了,没想到你还真回来了,这算是心灵感应吗。”

里面没有回应,只有哗哗的流水声。“再不说话我进去了!”她提高嗓门,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她毫不犹豫推门而进,没有给刘涛一丁点的清醒机会。

“姐姐一直就喜欢你,那时你还小,姐姐怕你分心,只能默默照顾你。”她成熟的呢喃令人无法抗拒。


刘涛彻底失控,20岁的身体,1米8的个子,又爱踢球运动,他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一连奋战几次,如脱缰的野马,奋不顾身,横冲直撞,根本无需任何技巧,没有什么能比最原始的冲动更令人癫狂。

王欣也彻底沦陷,空洞的身体,被注入那种温暖有力、年轻奔放的真实感受,又被持续的碰撞全面激活。

当然,也说出了求他爸的事情,并一再嘱咐,刚才的事情千万不要让爸爸知道,说这样会小看自己不再帮她。

03

刘涛补课时的幻想变成了现实,那手感和温度,真是妙不可言。他拍着胸脯保证,有爸爸在,编制的事情一定没问题。若是不帮,他也不会答应。

这一次,王欣真真切切体验到了手指生硬粗暴与命根温热悸动的天壤之别,心底的渴望变成了持久的满足,仿佛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对刘涛那强健的肌肉和青春的活力充满了依赖。


她突然发现,这种肉体和欲望的释放,毫无利益捆绑的付出和回应,远比编制要美好得多,才是自己需要和珍惜的,以至于在她为刘涛准备饭菜时,两人又忍不住在厨房翻云覆雨了一回。

刘金成进屋时,看儿子正在吃饭,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可嘴上还是说:“王老师来托我办点事,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以前一样,让老师给你做饭。”

王欣为刘涛夹菜,刘涛大口吃着。他不动声色观察,没发现什么异样。

经过一番激烈的运动,刘涛也确实饿了。他边吃边说:“老爸,你怎么才回来,王老师帮我那么多,你得帮帮她。”

“我出去就是办这事了,已经说好,周末一起去见魏总。”刘金成回答得很痛快。

他在儿子的对面坐下,看着微信里几条恭喜他提名的信息,脸上带着胸有成竹的微笑。再不扶正,他就要退居二线了。

刘金成告诉儿子一会儿送王老师回去,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欣一眼。

王欣和刘涛出来后,她没让刘涛送,反而是打车把刘涛送到了学校。她看着刘涛进了校门,又打车回来。她明白刘金成看她那一眼的意思。

她一进屋,刘金成一脸严肃说:“后天的吃饭和活动很重要,你的编制能不能落实,就看这回了,无论做出多大牺牲,都要忍耐和配合,这是关乎你一辈子的事情。”他说得很认真,最后并再次确认,“你能答应吗?而且必须保证。”王欣使劲点着头。

她已经来这里三次了,而且还奉献过自己的上司,都付出这么多了,只要有机会,还能有什么不可答应的。

刘金成不再严肃,并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摆摆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忽然变得温柔起来。王欣突然有点不适应。

他这个状态,只有在她给刘涛补课时见到过,而这三次,却是一次比一次疯狂,他那歇斯底里的葵花神手,让她历尽了地狱和天堂,特别是第一次,一直疼了好几天,可也一直没敢问他为什么不好使。

“本来想让你留下的,可我怕忍不住,坏了后天的大事……希望以后不要怪我!”

刘金成拍了拍王欣的手说,并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捆钱塞到她手里,又指了指身上后,便示意她回去吧,也不管她的反应,径直上了楼。

04

周六的上午,刘金成一早接上王欣,驾车往郊外驶去。一路上,他变得很绅士,称赞王欣很聪明,衣服和香水选得都不错,低调又不失品味,和她的气质很贴合,还说这正是魏总最喜欢的。

王欣前天虽然没问要做出什么牺牲,但从刘金成的话里话外,已经猜测到了什么,大不了就是陪睡。对她来说,能牺牲的也只有身体。

她也格外重视,为了这身行头,逛了整整一天的商场,甚至还专门做了私密处保养,她可不想让人看出来那里刚刚有人激烈探索过,可以说是用尽了心思。

当王欣听刘金成说这是魏总最喜欢的时,心里还是咯噔一下的。魏总是谁?他自己就是编办副主任,根本不需要找别人的。这老家伙用手强上了自己几次,现在还要把自己送给别人,合着是跟自己收搭桥费么?

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一句,“到了你就知道了!”老刘神秘一笑。

一个小时后,刘金成带着她来到郊外的一个僻静山庄,围墙很高,院子很大,游泳池等设施很全。刘金成先进的屋,然后出来招呼她进去。

她进屋后,看到一个60左右红光满面的男人站在大厅中间,背着手面带微笑看着自己。原来是号称地下组织部长的老魏,与官场一些重量级人物交情极深,只不过,王欣并不知道这些。

刘金成必恭必敬站在旁边,“你以后的事情,魏总都能关照到。”他满脸堆笑,显得诚惶诚恐。

“会游泳吗?”魏总打断了他,指了指旁边的房间,示意王欣进去换泳衣。

“放心吧,你扶正的事情我已经打过招呼,不用担心。”“感谢魏总抬爱,以后我一切听您的吩咐!”

王欣清楚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可一句也没有听到关于自己的内容。她印证了自己的判断,还真成了那个性无能家伙实现个人目的的工具。

她拿着泳衣的手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镜子里一丝不挂的自己,直到听见敲门声,才不得不套上泳衣缓缓出门,并狠狠看了站在门口的刘金成一眼。


刘金成发现了王欣异样的眼神,“放心,你想要的一定会得到!”在她经过时,急急切切小声说。

王欣已经别无选择,她默默跟着魏总从另一个房间进了后面很豪华的泳池。老魏技术很棒,体力根本不像一个60岁左右的男人。王欣一直随在他的身边,像一条美人鱼。刘金成并没有跟过来。

魏总游了十几个来回后,向她做出了喝茶的手势,便朝休息室的那端游去。

王欣好像有了新的主意,她微笑着快速靠近魏总,有意挨着他的身体,并推着他的臀部上岸。魏总顺势抓着她的手,牵着一起走进了休息室,随即锁上房门,又拉进了里面的隔音套间。

王欣不再微笑,她看到墙上挂满了皮鞭、绳子等各式各样只在网上看到过的工具。她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姓魏的一把推在墙上,三下两下吊成了大字型。

她本能挣扎了几下,随即又停了下来,眼里充满着哀求。她明白抗拒的后果。

“真是个懂事的小乖乖。”魏总突然变得像魔鬼一样,面目狰狞,声音极其刺耳,随手从墙上取下一把长长的皮鞭,慢慢靠近过来,还抽着回响。王欣忍不住大叫起来,使劲挣扎着,可无济于事,而且越挣扎越紧。

他哈哈大笑,慢慢将皮鞭缠绕在她的脖子上,王欣吓得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响。他看着王欣的惊恐,一脸的满足,并拿起剪刀在她胸前的泳衣上剪了个口子。王欣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不敢有一丝的妄动,冰凉一下子传遍全身,冷得她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有嘴里在小声嗫喏,重复着求求你、别这样。


那个变态老男人根本不理会这个,随着哧溜一声,一下子把王欣身上的连身泳衣撕成两瓣。他贪婪地盯着那山峦、平川、浓草、小溪,眼睛里露出像野兽一样的亮光,令人毛骨悚然。

王欣脸色煞白,紧闭的眼睛仍然挡不住泪水,身体瑟瑟抖个不停,整个人像木偶一样,最后连求饶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如垂死一般。

魏总突然双手抱起她的双腿,恶狠狠地进攻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嚎叫着,和野兽没什么两样。

王欣就像一个吊着的秋千,荡来荡去,被老魏的强攻弄得生疼,除了惊恐,再无感觉。

05

变态老魏根本不顾王欣的反应,一阵颤栗之后,才慢慢把她松开。王欣身体像滩泥一样,直接瘫伏在地面上。他趴在王欣耳边,扔下一句“以后有事尽管找我”,转身出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刘金成很识趣,一直保持沉默。王欣流着屈辱的眼泪,更是一言不发。她死死盯着刘金成的后脑勺,恨不得敲碎它,可又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等待。

一周后,王欣实在驱赶不掉对那个变态老男人的恶心,便开始约刘涛来她租住的房屋,在这个城市,只有刘涛对她没有索取。

刘涛不再喊老师,改口叫欣姐。她给刘涛做好吃的,互相讲述着以前的往事,然后是翻云覆雨,进行心灵和肉体的交融,以获得心理上的慰籍。

她需要以这种方式,慢慢修复受辱的自尊,可也慢慢发现,只有在纯粹的刘涛面前,自己才是个正常的女人。

刘金成也约过她两次,她不敢不去,可每次结束,都会和刘涛有更加疯狂的缠绵,不知道是报复刘金成,还是借助刘涛来找回自己。

一个月后,刘金成被扶正,她也顺利落编。

王欣开始计划利用那个变态老男人魏总的势力报复刘金成,可刘涛的单纯还有刘金成和魏总的关系,又让她选择了放弃。

但她和刘涛之间的这种特殊关系,还是被刘金成发现了。

刘金成告诉儿子不要再和王欣交往,说她不是什么好人,早已不是补课时的那个老师了,还说她为了达到目的,心甘情愿被老变态性虐。实际上,他是要长期控制王欣。

他目的达到了,儿子刘涛听后大失所望,躲在学校里再也不见王欣。

王欣更加失望,这个城市再也没有能让她找回自己尊严的人了,为了一个编制,不得不像行尸走肉般活着。


原来刘金成贪恋她的身体,以能让王欣能落编也能丢编为要挟,依然继续胁迫她同其“手做”,并且不允许她有别的性伴侣。

王欣为保住编制,只能屈服,最终成为他满足“手欲”的工具。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文系作者原创,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188体育比分直播提供足球即时比分比分直播,比分直播nba,188比分直播,比分直播,直播吧,即时比分,快速比分直播和篮球比分直播。